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舞的博客

|写照人生|绘画心境|墨舞情趣|聆听天籁|家庭厨艺|

 
 
 

日志

 
 

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最早传唱版(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2016-10-06 21:58:54|  分类: 民族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最早传唱版(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

王洛宾原词曲

在那遥远的地方 - 墨舞斋主人 - 墨舞斋主人的博客

。。。。。。。。。。。。。。。。。。。。。。。。。。。。。。。。。。。。。

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最早传唱版(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它的节奏和旋律的起伏走向,与王洛宾的原曲如出一辙,只是调式有所改变和将原曲典型的七声音阶变成了更显古朴、更具汉民族风味的五声音阶(末尾唯一的低音7经过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最早传唱版(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 墨舞斋主人 - 墨舞斋主人的博客

 

 
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最早传唱版(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 墨舞斋主人 - 墨舞斋主人的博客

 

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最早传唱版(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 墨舞斋主人 - 墨舞斋主人的博客

 

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最早传唱版(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 墨舞斋主人 - 墨舞斋主人的博客

 

在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民歌)---最早传唱版(比王洛宾原作更早传唱) - 墨舞斋主人 - 墨舞斋主人的博客

 资料来源:遂夫的博客

一支经典歌曲的变异 
http://dengsuifu.blog.163.com/blog/static/1674948412016523113452304/

2016-06-23 12:10阅读32719评论30

/////////////////////////////////////////////////////////////////////////////////////////////////////////////

一支经典歌曲的变异

   ——谈王洛宾《在那遥远的地方》

    邓遂夫


记忆中难以磨灭的一个旋律 

我这人一生最爱好的是音乐——更确切地说主要是歌曲。如果按初中音乐老师卿紫痕当年的说法,我在音乐上或许是有一点特殊天赋的。不仅识谱和记谱的能力超强,而且随便命一个题,我就可以在短短一堂自习课里,默默地自己作词谱曲,弄出一支像模像样的歌曲来。所以上初三的那一年,我就获得过学校文艺汇演的歌曲创作一等奖和演唱二等奖。同年,还获得过全市歌曲创作优秀作品奖。

至于我凭日常听广播,或照谱哼唱、甚至默读各种新歌谱而牢记于心的各时期中外歌曲,可以说不计其数。因而时至今日,我对过往年代一些流行歌曲的兴盛、消亡乃至变异等种种情形,真可谓了若指掌。

比如,每当我忆及民族音乐家王洛宾创作的那一支最具代表性,影响也最深远的经典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耳畔首先响起的,往往不是他那荡气回肠、美妙绝伦的原作曲调,而是来自记忆深处的另一种风格清新的变异旋律——


一支经典歌曲的变异(文/图/曲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按:这是笔者依照记忆中的主旋律记谱,只配了第一段歌词进去(文末另附全谱)。此曲虽然留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很深,由于它的节奏和旋律的起伏走向,仍与王洛宾的原曲如出一辙,只是调式有所改变和将原曲典型的七声音阶变成了更显古朴、更具汉民族风味的五声音阶(末尾唯一的低音7经过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在回忆记录这一消失了近半个世纪的变异曲时,对于第三乐句的两小节(“人们经过了她的帐房”处),总是要情不自禁地受到后来习惯的王洛宾原曲旋律走向的影响,而将其记录成——
一支经典歌曲的变异(文/图/曲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老实说,尽管我反复比对,仍有点分不清究竟是前面记录的那两小节与整个变异曲的曲风更吻合,还是这个与原曲的旋律起伏更为一致的两小节准确些。不过从变异曲本身的情感表达和旋律悦耳程度来看,我仍倾向于认定前者。】

 为什么我对这个后来已经明知不是王洛宾原作的“变异曲”,印象会如此深刻,产生的好感会如此长久呢?因为从我刚刚懂事的时候起,电台、广播、舞台演出,以及各种音乐出版物中,让我耳熟能详的这支歌曲,都一直是这个变异的旋律。记得都快到搞“文革”的前一两年了,才逐渐听到今天的这种唱法——


一支经典歌曲的变异(文/图/曲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当时乍听之下,还以为是演出单位在搞“创新”呢!以为是将这支歌曲的“第二声部”什么的,当成了男声独唱曲来处理。而以前的那种唱法,则多半是用女高音来演唱的。 

当然后来慢慢听说,这一新的唱法,才是这支“青海民歌”的“正版”。到了八十年代初,则进一步获知:这个所谓“正版”也并非什么“青海民歌”——更不是现在有人胡乱标注的什么“哈萨克族民歌”——而是一位名叫王洛宾的老音乐家早年在青海工作时,自己作词谱曲的一首富于民族音乐风情的创作歌曲。同时还知道了这位老音乐家当年创作此曲的动人故事,以及这支歌曲(亦包括他的其他一些歌曲)在东南亚、在全世界广泛流传所享有的崇高声誉。 

一代名曲何以发生变异 

王洛宾的一生,为我国民族音乐宝库留下了一系列享誉全球的歌曲杰作:《达坂城的姑娘》、《半个月亮爬上来》、《在那银色的月光下》、《可爱的一朵玫瑰花》、《掀起你的盖头来》、《玛依拉》、《阿拉木汗》、《青春舞曲》……在这一系列闪耀着奇光异彩的歌曲瑰宝中,最璀璨的那颗明珠,依然首推《在那遥远的地方》。 

    然而,恰恰是这一支最杰出的一代名曲,竟然在传唱中发生了令人难以想象的重大变异,甚而派生出一支风格迥异却同样称得上美妙动人的同名变异曲。 

这一奇异现象,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我查阅了过去关于王洛宾生平与创作的种种记载和传记(其中包括在王洛宾生前亲自审定出版的两种),不仅全都对此讳莫如深,甚至压根儿就没人提及曾有这支歌的变异曲存在。直到王洛宾辞世近两年的1998年4月20日,我在《羊城晚报》看到一篇赵全章的文章:《我与王洛宾一段交谊》,才首次提到了涉及此事的一个闻所未闻的情况——

1939年,他(指王洛宾——引者)在青海创作《在那遥远的地方》。1941年,青海马家军拟组一支给蒋介石祝寿的歌舞班去重庆。马步芳的女儿也参与其事,专门向王洛宾学习这支牧羊歌。然而这女子五音不准,竟把曲调唱歪了。但这走了调的牧羊歌,居然在重庆流行起来。就这样,《在那遥远的地方》流传两种唱法。马家女的改调流传到蒋管区和东南亚等地。到解放后,原有的唱法才重新得到确认。

这是迄今为止,我所见到的唯一提及王洛宾名曲《在那遥远的地方》曾“流传两种唱法”的史料。特别是文章明确指出,这支名曲之所以出现被“唱歪了”的一种曲调,是因为“首唱”此曲的马步芳之女“五音不准”所致,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线索。然而赵全章的文章依然没有讲明:当时被马步芳奉为上宾的王洛宾本人,是否知道此曲被“唱歪了”;如果知道,他对歌舞班将“唱走了调”的这支歌曲拿到重庆公演,为什么不予纠正或阻止。  

    于是我想,以赵先生曾为王洛宾的平反热情奔走而终获解决的情形来看,洛宾老人在改革开放后与赵先生的交谊比较深,对他比较信任,应该没有问题。也许正是出于对他的信任,王洛宾才把由于历史原因而形成的某些思想顾虑有所解除,连对传记作者都不愿透露的此曲存在“两种唱法”的隐情,亦单独向赵先生提及了。但即便如此,王洛宾可能对赵先生透露得仍不详尽(有的情况,比如歌曲发生变异的确切内情,可能王洛宾本人也不知其详)。所以我参照过去的诸多记载加以综合研究,发觉得赵先生在王洛宾去世后对此事的披露与分析,有几点明显和事实不符的地方,须得略作澄清。      

    第一,王洛宾创作《在那遥远的地方》,并非如赵先生所述的1939年,而是1941年。王洛宾虽然早在1939年就已经被时任青海省主席兼西北军行政长官的马步芳挽留担任了音乐教官,却是到了1940年春天,他临时应邀参加拍摄郑君里执导的纪录片《民族之歌》中一个放牧羊群的片段,结识了同样是被临时请来和他一起拍摄此片段的藏族姑娘卓玛,对她产生了爱慕之情,才在电影拍摄结束与卓玛分别后,因思念对方而激发起创作这支歌曲的灵感并开始暗中酝酿和构思。但据可靠记载,此时王洛宾依然没有在青海动笔写作此曲,而是一直拖到第二年——即1941年的5月,王洛宾暂时告假数日,离开青海西宁前往甘肃兰州,与曾经同居的初恋情人罗珊办理完登报“脱离关系”的手续之后,他才在终获“解脱”的心情激励下,于当晚在兰州一家旅馆里正式完成了这支经典歌曲的词曲创作。而且,此时此刻发生了一个非常独特的情况。王洛宾在当晚或许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写出了一支异乎寻常的好歌,所以他谱完此曲立即激动地誊抄了若干份,第二天一早便上邮局分寄给各地的朋友,然后才前往兰州汽车站,准备乘车返回青海。

    正是王洛宾这一及时的誊抄和分寄,无意之间为中国音乐史挽救了一分险遭迷失的经典;同时也就导致了这一经典歌曲产生“变异”的独特公案。

 因为王洛宾寄出歌谱后,从邮局赶往兰州汽车站准备起程时,忽然被守候在车站的国民党军统特务绑架扔进大牢,一关就是三年(个中缘由,则是王洛宾此前曾参加过八路军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以及和萧军等人曾试图通过关系奔赴革命圣地延安等种种“通共嫌疑”。本来,这些问题在当时的抗日背景下,对于一个音乐工作者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大事,何况他此刻人在兰州,军统怎么会及时得到消息将其抓获?所以我始终怀疑,发生这样的意外是否与罗珊或相关知情人的“点水”有关)。总之,直到1944年夏天,王洛宾才被获知其下落的马步芳营救出狱,接回青海西宁。而此时,王洛宾和卓玛参加拍摄的纪录片《民族之歌》,已于1943年正式公映;他三年前创作的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也早已在全国乃至东南亚一带广泛流传,产生了较大影响。这是马步芳在为王洛宾“接风洗尘”的晚宴上便已公开提及的。当然,不论是马步芳还是王洛宾本人都万万不会料到,当时已经在海内外迅速传播产生影响的这支名曲,却是由马步芳的女儿“唱走了调”的一支变异曲来首开“先河”的。所以不难想象,当时迅速流传并一直延续到解放后60年代初的变异曲谱,应该是由“陪都”重庆的文艺工作者根据马女的“原唱”录音整理而传扬出去的。

    第二,鉴于上述情况,可知赵先生文中称马步芳于1941年组织歌舞班去给蒋介石祝寿,系由马步芳的女儿“专门向王洛宾学习这支歌”云云,亦明显与事实不符。王洛宾在兰州写完此曲便身陷囹圄的三年间,根本就回不了青海。所以据我分析,给马女教唱这支歌曲的人,只可能是收到王洛宾所寄曲谱的某一位西宁的朋友,或马步芳麾下略通音乐的某个部下。当时西北地区文化落后,一般人识谱能力有限,那教唱的人自己唱走调的可能性倒是很大。从上面我记忆中的王洛宾原谱那充斥着不少半音的特殊调式来看,识谱能力稍差的人确实容易唱走调。若真由王洛宾本人教唱,则无论学唱的人音准多差,都不会出现这样大的变异。

    第三,文中称马女“五音不准”,把曲调“唱歪了”,恐亦不确。马女嗓子好,会唱歌,却不识谱,这是可能的——如同当今的某些自学成才的歌星一样——但其音准和乐感绝不会差。否则,她不可能将一支在识谱和教唱时不慎走调的歌曲,到重庆演唱出足以令人竞相传唱、甚至迅速流传东南亚诸国的美妙效果来。这种能激发起人们广为传唱的效果本身,便足证马女具备一定的音乐天赋、悟性和独特的演绎能力。也正是基于这种对音乐的悟性和演绎能力,她才可能创造性地弥补教唱者因识谱不准而走调的缺陷,使之衍变成一种虽有变调却仍不失其非凡魅力的新曲调。而且马女的音乐天赋,显然受其家风影响。她的父亲马步芳,虽是一介武夫,却也酷爱音乐。他不仅格外赏识和礼遇才华横溢的音乐家王洛宾,还曾亲自出马,用记忆中的家乡小调另创新词,编创出轰动一时的歌舞节目《花儿与少年》(其曲调亦经过王洛宾的整理改编。但解放后的音乐出版物最初刊载这首歌,不仅见不到“王洛宾编曲”的字样,还胡乱署了一个可能是曾经演唱过这首歌的青海民歌手“朱仲禄填词”,亦分明是为政治原因而有意回避真正的词作者马步芳所致。当然越到后来,竟连朱仲禄的名字也取消了,将其直接标注为“青海民歌”了事)。 

    第四,赵文中称,马女的“改调”唱法广泛流传到国内外,“到解放后,原有的唱法才重新得到确认。”事实上,解放后并没有立即确认原有唱法。原因是,王洛宾虽然早年在山西参加过八路军“西北战地服务团”,又在兰州参加过“西北抗战剧团”,其间创作了大量的抗日救亡音乐作品,1949年还在西宁正式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随部队进军新疆,先后担任过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政治部文艺科长和后来的新疆军区文艺科长等职,但就因为在抗战前期随“西北抗战剧团”赴青海宣传演出时曾受到马步芳的礼遇并聘为音乐教官等“历史问题”,所以他在新中国的前十年,除了积极创作一些革命音乐作品之外,对于以前创作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大阪城的姑娘》等当时被冠以“××民歌”、甚至有所变异而广泛流传的作品,根本就没有机会、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认领”或维护其著作权。即便如此,他依然在1960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入狱。直到1962年“因工作需要”被假释出狱,回到新疆军区文工团“带罪”任音乐教员和创作员,创作出了在全国颇受欢迎并多次获奖的《亚克西》等新作,还趁机推出了他以前创作的《阿拉木汗》、《青春舞曲》、《可爱的一朵玫瑰花》等极受追捧的优秀作品,这时,王洛宾才鼓起勇气提出了将其名曲《在那遥远的地方》重新发表、以“恢复”其原创曲调和作者名分的请求。所以我清楚地记得,是到了1963年左右,我才第一次知道有这种“新唱法”存在;而且很快在当时最权威的《歌曲》月刊上见到了署名为“王洛宾词曲”的该曲正版五线谱和简谱。但是,到了“文革”前夕的1965年,王洛宾的许多优秀歌曲,又突然销声匿迹或又返回到仅标注“××民歌”的状态。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知道,王洛宾正是在1965年又被押回监狱继续“服刑”达10余年。

    至于改革开放后王洛宾终获平反昭雪,其人其作品亦获得国内外的诸多大奖(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东西方文化交流特别贡献奖”)等殊荣,度过了其生命史上无比辉煌的晚年,则已经是后话了。

脍炙人口的变异曲也当进入艺术殿堂 

澄清了以上几点,便可以对《在那遥远的地方》在传唱中发生变异的历史,梳理出一个大致的来龙去脉,从而在这一历史真相中获得真切的启示。 

    由于当初王洛宾写成此曲后,旋即遭到特务绑架、囚禁,加上当时文化传播的落后状况,致使这支歌曲杰作从诞生伊始,便脱离了作者本人的控制,变成了一种任由人们口碑相传再经记谱整理的“无主民谣”似的作品。这是造成此曲在传播中发生重大变异的最根本原因,也是任何人都无力改变的一段特殊历史事实。 

    更为重要的是,王洛宾创作的这一名曲,其本身的艺术价值自然无可否认;但在问世之初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它的不胫而走,声名远播,却是由另一支与原曲基本结构相似,而旋律和调式却颇有差异的同名变异曲来实现的。这一变异曲的传播时间之长(在国内不下20年,在国外延续的时间应该更长),以及影响范围之广(波及东南亚和其他许多国家),均说得上是首开了我国音乐史上歌曲创作传播久远、扬名世界之先河。这也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无法改变、却又显然有所忽略、有所回避的一个重要历史事实。 

    至于后来终于在1963年以后恢复了王洛宾原曲的著作权,并分别以原曲正版的五线谱和简谱形式重新予以发表推广,这当然是完全应该的。但以今天更理性更科学的观念来衡量,则还应该同时承认及尊重那支变异曲在长期流传过程中所产生的重大影响和客观效果,并允许它与王洛宾原曲继续并存于世,为我国民族音乐的百花园增添异彩;甚至还应该将其堂堂正正地载入我国的民族音乐史册,给它以应有的地位和评价。 


[附录]曾经的变异曲全谱(由笔者回忆记谱)


一支经典歌曲的变异(文/图/曲谱) - 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此曲开头多出的一拍,记忆中是在前奏和每一段结束的过门最后一小节留出解决的。忘了原唱是怎么弄的,故从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